<div id="qkqoq"><tr id="qkqoq"><object id="qkqoq"></object></tr></div>

        <div id="qkqoq"></div><dl id="qkqoq"></dl><progress id="qkqoq"><tr id="qkqoq"></tr></progress>

        <div id="qkqoq"></div> <dl id="qkqoq"><ins id="qkqoq"><thead id="qkqoq"></thead></ins></dl>

        <dl id="qkqoq"><ins id="qkqoq"><thead id="qkqoq"></thead></ins></dl>

        1. <span id="qkqoq"><video id="qkqoq"><wbr id="qkqoq"></wbr></video></span>
          <sup id="qkqoq"><menu id="qkqoq"></menu></sup>
        2. <s id="qkqoq"></s>
          <dl id="qkqoq"></dl>
          荊楚網首頁 新聞 政務 評論 問政 輿情 社區 專題 視頻 商業 健康 教育 汽車 房產 旅游 金融 手機報 手機荊楚網
          新聞頻道 > 圖片[房產_汽車]

          樓,真的越高越好嗎?

          發布時間:2018-07-16 16:22:48來源:荊楚網

           

            圖為:7月15日,南湖周邊大量高層住宅。(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朋 攝)

            “城市名片”“城市地標”,摩天大樓已成為城市的一道道景觀。

            所謂摩天大樓,是指超過100米的超高層建筑。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摩天大樓的高度也在不斷刷新。

            樓,真的越高越好嗎?有哪些問題值得關注和思考?

            不可忽視的能耗——

            摩天大樓會不會成為“耗能老虎”

            7月10日中午,農民工老張坐在一處樹蔭下,仰望著對面438米高的武漢中心大廈跟同伴說:“聽說,上海有個第一高樓,比對面這樓還高,脖子仰斷了都看不到頂!”

            老張說的是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廈,刷新上海的天際線,成為中國第一高樓。

            “根據業內相關報告,全球高度超過200米在建的摩天大樓60%以上在中國,摩天大樓在我國呈現快速發展的趨勢。”華中科技大學建設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徐燊介紹,摩天大樓是城市高密度發展的產物,一些城市核心地區人流、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高度聚集,在極其稀缺的土地資源上要承載更多人的活動,迫使城市向上要空間、要高度。摩天大樓有利于土地集約利用,緩解比較緊張的人地關系。

            “不可否認,有些城市建高樓也有面子工程的因素。”省社科院研究員馮桂林分析,有的城市以摩天大樓作為“城市名片”,期望帶動外來投資,或者提升區域知名度。

            追求高度的同時,能耗問題不容忽視。“超高層建筑是‘電老虎’。”徐燊說,上海一棟摩天大樓每平方米年耗電量高達139度,普通辦公建筑每平方米年耗電量70度至80度,城市住宅每平方米年耗電量30度到50度,農村住宅每平方米耗電量不到15度。摩天大樓的能耗遠高于其他建筑。

            為破解摩天大樓能耗高的難題,各地正在探索綠色節能、節水技術。

            位于武漢CBD的武漢中心大廈,是全國第三批綠色示范項目。該大廈的幕墻每個立面上下整體呈弧形。武漢中央商務區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規劃設計副總監蔡濤介紹,這樣既可確保大樓在冬天充分接受陽光照射,降低能耗,又可在夏天暴曬時,減少紫外線照射和熱島效應。“不是所有超高層建筑都充分應用了綠色節能技術,要加快超高層建筑綠色生態節能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應用。”徐燊說。

            不可小看的風道——

                   高層湖景房成了擋風墻

            炎炎夏日,誰不期盼涼風拂面?“城市就像一個會呼吸的肺,城里的熱空氣上升到高空,把城外的冷空氣從低空吸入,新鮮空氣不斷地涌入,就把涼風帶了進來。”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教授李軍說,以武漢為例,每逢夏季,東南季風將較冷的空氣帶到城郊,城市再依靠這種“呼吸”系統,將風帶到人流密集的區域。

            對于高樓林立的城市來說,夏季的風,不僅能緩解熱島效應,還能帶走空氣中的一些污染物,彌足珍貴。在秋冬季節,還可以借風驅霾。“要讓風順利進入城市,風道必須暢通。”李軍說。

            他解釋,城市里的風道是指地面平滑、空氣流動阻力較小的區域。即使在靜風天氣,這些區域也不會阻礙新鮮空氣從城郊向市內流動。“要讓風道暢通,必須在規劃設計上下功夫。尤其,不能讓高層建筑成為風道上的擋風墻。”李軍說。

            2010年3月,武漢市出臺《武漢市城市總體規劃(2010—2020)》,明確提出建立聯系城市內外的生態廊道和城市風道,改善城市熱島效應。同時,要求城市生態廊道控制為低密度區,建筑物高度控制在10米以下。

            實際情況如何?

            連日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在夏季東南季風進入武漢的主要通道湯遜湖周邊探訪發現,各類小區在湖岸邊一字排開,三四十層的高層湖景房并不少。

            對此,李軍表示,相關研究表明,風道所經的河湖水系周邊建筑高度應控制在9米以下為宜,建筑密度應控制在20%以下。湖邊大片的高層建筑,會阻礙季風進入市內,降低風速,減弱風凈化空氣的能力。

            據悉,2016年,武漢市曾著手建立“武漢風道規劃計算機模擬系統”,通過對城市風環境的監測,從設計層面幫人流密集的區域“引風”,但該項目至今未落地。

            不可回避的光污染——

                  亮麗玻璃幕墻反光太強

            亮麗的玻璃幕墻,極具現代氣息。

            然而,當不少高樓為了美觀大氣而裝上玻璃幕墻時,往往忽略了與之相伴的“光污染”。

            在武漢,每逢陽光明媚的清晨,開車從武昌徐東大街前往長江二橋方向的車主們都會遭遇類似經歷:開車行駛在陰涼的高架橋下,突然從前方的高樓上射來刺眼亮光,瞬間讓人難以睜開雙眼。

            這刺眼的亮光,來自徐東大街和友誼大道交會處的君臨國際大廈。這棟40層的高樓緊鄰街面,從上到下都包裹著亮眼的玻璃幕墻,大樓東側的墻面如同一面鏡子,正好將太陽光反射到路面上。

            該樓建成兩年來,因“光污染”頻遭投訴。然而,至今仍無解決辦法。

            據武漢市裝飾裝修協會不完全統計,武漢市內5層樓以上的玻璃幕墻建筑,有1000多棟。

            “除了反光刺眼這種看得見的光污染,玻璃幕墻還會制造看不見的污染。”省環保廳總工程師周水華表示,盛夏時節,機動車尾氣中的氮氧化物會在太陽光的照射下產生臭氧,對呼吸道造成危害。大量的玻璃幕墻反射太陽光,會加速臭氧的形成,使空氣質量變差。

            記者了解到,2015年3月,國家住建部和國家安監總局曾就玻璃幕墻老化脫落的安全隱患,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玻璃幕墻安全防護工作的通知》,規定新建住宅、黨政機關辦公樓、醫院門診急診樓和病房樓、中小學校、托兒所、幼兒園、老年人建筑等,不得在二層及以上采用玻璃幕墻。然而,對于玻璃幕墻的“光污染”問題,尚無法規約束。

            能耗、風道、光污染,面對這些問題,未來的摩天大樓建設應遵循什么標準?

            2016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按照“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建筑方針,突出建筑使用功能以及節能、節水、節地、節材和環保,防止片面追求建筑外觀形象。強化公共建筑和超限高層建筑設計管理,建立大型公共建筑工程后評估制度。

            “該意見強調了綠色建筑和建筑節能的重要性,未來建筑更注重可持續發展及建筑節能。”徐燊認為,國家和地方相關規定的出臺,有助于各地摩天大樓建設得更加科學、合理。

            “盡管在城市轉型發展過程中,摩天大樓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高’不應成為盲目追逐的方向,各地還是應該根據自身情況,量力而行,科學建設。”馮桂林提醒。

          (作者:  編輯:蒙雪

          江苏11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