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qkqoq"><tr id="qkqoq"><object id="qkqoq"></object></tr></div>

        <div id="qkqoq"></div><dl id="qkqoq"></dl><progress id="qkqoq"><tr id="qkqoq"></tr></progress>

        <div id="qkqoq"></div> <dl id="qkqoq"><ins id="qkqoq"><thead id="qkqoq"></thead></ins></dl>

        <dl id="qkqoq"><ins id="qkqoq"><thead id="qkqoq"></thead></ins></dl>

        1. <span id="qkqoq"><video id="qkqoq"><wbr id="qkqoq"></wbr></video></span>
          <sup id="qkqoq"><menu id="qkqoq"></menu></sup>
        2. <s id="qkqoq"></s>
          <dl id="qkqoq"></dl>

          “舟橋旅隨時聽從黨和人民的召喚,做到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在中央軍委召開的專題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主席站在黨和國家事業全局的高度,著眼國際戰略形勢和國家安全環境的發展變化,明確提出軍隊“能打仗、打勝仗”的目標。為鍛造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四有”革命軍人,8月中下旬,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在長江湖北某段上舉行了“長江——2015”實兵演練,向中國夢、強軍夢邁進。

          訪談嘉賓

          • 姚學峰

            姚學峰

            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副旅長
          • 馬駿

            馬駿

            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衛生隊隊長
          • 黃雷

            黃雷

            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連長
          • 陳真

            陳真

            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戰士

          訪談實錄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荊楚網嘉賓訪談欄目,提起軍隊一般為人所知的,可能都是那些沖鋒陷陣的英雄群體,或者是閃爍著光環的英雄個人。而舟橋旅在我們的心目中,似乎只在抗洪救災的時候留下了身影,那么今天荊楚網就特地來到了現場,觀看了舟橋部隊的實兵演練,同時還邀請到了副旅長姚學峰,以及衛生隊馬駿隊長,還有連長黃雷,以及戰士陳真,跟我們講一講舟橋旅究竟是怎樣的一支部隊,歡迎四位!首先能不能先請姚副旅長跟網友們介紹一下,舟橋旅在軍中擔任著哪些任務?

            姚學峰:我們部隊在戰時主要是擔負克服特大江河障礙,實行渡江工程保障任務,保障作戰部隊、武器裝備能夠順利的渡過江河,隨行作戰任務。在平時主要是擔負抗洪搶險,搶險救災,抗震救災,以及反恐維穩,森林防火等等一些非戰爭的,其它的軍事任務。

            主持人:舟橋旅從1980年至今,已經成立了35周年了,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光榮部隊,執行過多次重大任務。那么在你們的印象中,印象最深刻的有哪些呢?

            姚學峰:因為我是從我們部隊,從一名戰士成長起來的,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吧,一個就是1987年,支援我們武漢市的城市建設,就是治理黃孝河,當時是以我們旅長帶隊,去了將近2000多人,全部參加了治理任務。按照武漢市政府的請求,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任務。然后就是1991年赴新洲、黃岡、羅田進行了抗洪搶險任務,還有我們后來的1994年,是全軍統一布置了國防光纜的施工任務。這個我們,當時我們旅也是受到總部和國家表彰的。2003年的京九鐵路巴河搶險,這也是轟動了全國,也是我們部隊去執行的,去完成的。包括后來2008年的汶川地震,抗雨雪冰凍災害,這個我們部隊都參加了的。尤其是汶川地震,這個主要是我們沒有到現場去,但是在湖北方向所有擔負的向汶川方向送物資的裝載任務,基本上都是我們部隊完成的。我們有的戰士、有的單位裝載,可以說兩天兩夜戰士沒有合眼,沒有吃飯,主要是完成一些帳篷、食品等等,這也是一種執行任務方式。

            2015年,就是今年,參加“東方之星”的救援,當時由我們曾旅長親自帶隊,我們動員了舟橋裝備,后來完成了任務,也是受到了部隊包括地方領導的高度評價和肯定。

            主持人:是的,“東方之星”翻沉事件的時候,據說某舟橋旅是作為最早進入的第一批部隊,奮戰可謂是七天六夜,全程參與。那么我們想問一下,各位當時是具體是一個什么情況,你們在現場。

            姚學峰:當時我們接到了命令以后,后來按照上級的命令,第一時間由旅里面的領導帶隊,帶著我們的隊伍到了現場以后,按照指揮部的命令開赴了兩條通路,就是救援通道。緊跟著主要是擔負了五項任務,一是消毒,就是我們馬隊長帶隊的,對船艙、遇難者的遺體進行消毒。二是裝殮,三是搜救,搜救一是在船艙里面的搜救,一個是在外圍的搜救,因為我們的沖鋒舟、汽艇、門橋,四是轉運,五是開辟通路。整個過程,可以說當時我們去了以后,在這之前我們旅長、政委對我們也進行了教育,就是說在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要以我們最大的努力,把這個任務完成好。

            主持人:像您剛才說的,開辟了兩個救援通道,那這個救援通道,因為我們知道“東方之星”是在水中間,你們是建立了一個什么樣子的橋呢?

            姚學峰:我們當時有兩個,一個我們是架了200米的一段浮橋段,這個主要是起到防止遇難者遺體從船艙扶正的過程中,朝下游漂,不便于搜救和打撈。然后另外一個是開設了一個門橋渡場,主要是把搜救出來的遇難者的遺體,通過我們的門橋,轉運到預先設置的臨時的靈堂去。

            主持人:能不能給我們先簡單介紹一下,什么叫做門橋?

            姚學峰:這個門橋分橋接門橋和漕渡門橋,橋接門橋主要是用于開設浮橋渡場的,漕渡門橋主要是開設門橋渡場的。說明白一點,橋接門橋就是把整個江面架通,架成一座橋,人員和武器裝備可以通過的。那么漕渡門橋就是從我岸把武器、裝備、人員裝上去,然后渡送到對岸,這叫漕渡門橋,就是兩種類型。

            主持人:就是類似于武漢的渡船樣子。

            姚學峰:對,和地方的汽渡類似。

            主持人:在“東方之星”船體扶正的時候,我們看到船前面有需要身著白衣的搜救人員,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我們舟橋旅的人呢?

            姚學峰:穿白衣服這個階段,基本上都是以我們為主體了,因為這個階段就進入了船體扶正了,扶正了,我們要防護服,因為船艙里面,當時通過專家分析,防止有病毒、細菌等,出現其它的情況,所以當時穿的都是防護服,辨認不出是哪個部隊,但是當時主要是以我們為主體了。首先進船艙進行搜救的是我們,第一批消毒的由馬隊長帶隊消毒,第二批進去的是搜救的,看哪個船艙里面,看還有沒有幸存者,沒有幸存者的,哪個地方有遇難者,我們先搜救。第三批就是轉運,搜救完了以后馬隊長帶人去裝殮,裝殮了以后我們把它搬出來,搬出來以后放在我們的門橋上面。第四個是通過門橋轉運到臨時的靈堂。當時穿那個白衣服的,可以說應該以我們為主的,大部分的都是我們的人,因為當時很少部分的力量,可能其他的消毒人員,那是很少的,主要是我們的部隊在里面作業,包括我們一直把它作業到最后完畢,所有的船艙最后裝了兩大船,大幾十上百噸的雜物,全部是我們清艙清出來的。后來交通部的部長包括我們軍區的首長去檢查,很滿意,給予了我們充分地肯定和表揚。

            主持人:因為“東方之星”翻沉事件其實還是比較嚴重的,像馬隊長當時的任務應該也是比較重的吧?

            馬駿:對,當時任務比較重,我們這個組是6月4日上午接到旅里的通知,叫我們立即趕赴“東方之星”翻沉地點進行搜救。當時我們分了幾個部幾個口,我們是整個衛生口,衛生口統一由軍區指揮。衛生口分了四個大組,最后合為三個大組,第一個大組就是洗消組,我們有四名人員,包括軍醫和衛生員參加,他是負責洗消消毒,第二大組叫搜救裝殮小組,這個小組的任務是最重的也是最苦的,而且是唯獨一個與遺體直接接觸的,所有的搜救任務當中就是這一個小組直接接觸遺體。第三個小組是醫療保障,就是保障我們所有人員,個人的、自身的醫療安全衛生。我當時是分在第二大組,搜救裝殮小組。我們組總共分了十個小組,我帶領九名戰士,是我們旅本身的戰士,九名戰士被編為第十小組,我是第十小組擔任組長。另外九個小組都是由防疫、衛生、防化專業人員組成,就我們這個小組全部都是年輕的,基本上都是(19)95后的戰士組成的。

            我們是6月5日21時20分入船,我們第一批入船,像黃連長他們穿的防護服,白色的,他們也是穿的。他們是跟在我們后面進去的,我們先進去以后,第一步任務就是進船艙,找、搜尋遇難者的遺體,找到以后把它搬運出來,然后再由洗消組消毒,我們再把它裝殮到裝殮袋里,然后交給黃連長他們這一組,屬于搬運小組,搬運。這個事情大概是,我們是5日21時20分進入船艙,第一批進入船艙。全部撤離,我們這個小組是6日18時,基本上是21個小時,因為到早上大概八九點鐘左右的時候,整個船上只有我們這一個搜救裝殮小組了,任務還是很重,任務很重,因為還有的戰士,很多人都被受傷了,劃傷、扎傷。

            主持人:對,因為船,它是整個翻過來的,所以很多地方可能變形了。

            馬駿:變形很嚴重,特別是四樓,因為四樓,第一次交給我們十個小組的時候,讓我們上四樓,因為四樓被倒扣以后,在船底那個刮,從上游漂了3公里下來以后,變形了。然后呢在扶正的時候,鋼纜這樣一夾,特別是四樓成錐形了,艙面是往下斜的,而且地上都是瘀泥,很滑。那時候我們都是用繩子綁著自己,到船沿把他抱上來,而且那時候遺體都是高度的腫脹,發黑、表皮脫落、非常滑,你抓不住。一般我們搬運遺體,如果低于四個人的話,我們搬不動,而且很多都是倒塌的船板把它卡壓住。所以不是大家想象的,發現一具遺體,我們進去兩個人把它抬出來了,好象基本上沒有這樣的情況,一般情況是隨著水流飄到江面上去了。這個情況我們是到下午六時結束,我們小組總共搜救和裝殮了遇難者遺體大概是120多具。

            主持人:像當時黃連長,您那一隊帶隊的時候,看到的是個什么情景?

            黃雷:我那一隊上去,到船上去搜救的時候,就是像剛才我們馬隊長講的,他們對遇難者的遺體進行消毒,然后進行裝殮了之后,我們這個小組是負責搬運,從“東方之星”這個船體上轉運到我們的門橋上,來回轉運。剛才馬隊長提到了,遇難者遺體腫脹等等一些,我們轉運的時候是六個人一小組,就是六個人,有專門四個人抬擔架轉運,兩個人在兩邊負責保護,以免遇難者遺體受到二次傷害。可以說感到很震撼,這個事情。

            主持人:再往前追溯,像1998年發特大洪水時的情景,讓我們至今記憶猶新,而許多抗洪救災的畫面,讓我們一次次熱淚盈眶,當時涌現出了許多抗洪英雄,我們舟橋旅更是稱之為“模范旅”。在與洪水賽跑搶救生命的過程中,不知道我們舟橋旅又面臨著怎樣的危險呢?

            姚學峰:1998年抗洪可以說也是百年不遇的,我們旅當時是從湖北的公安(縣)到湖北黃梅(縣)的小池(鎮),沿線全部由我們的官兵在江堤上面。當時情況是比較緊急的,因為當時我們整個旅,可以說完成任務比較出色,后來被中央軍委授予“抗洪搶險模范旅”榮譽稱號,這個稱號也是建國以來唯一一家授稱旅級的單位,唯一一家,這個榮譽還是很高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說,官兵們每天吃不飽、睡不好,因為當時洪水險情還是很嚴峻的,隨時面臨著江堤決堤的危險,一決堤,一是官兵自身的生命,人民的生命財產要受到威脅。那么我們基本上每天是在大堤上睡覺,吃在大堤,睡在大堤,當時喊的口號是“誓與大堤共存亡”,我們在大堤在,最后是我們整個把大堤,可以說加高,最高的地方加高了1米多,1.5米、1.6米。加高了以后,水浪大,后來我們又加土流,基本上沒有休息。可以說當時我們地區也涌現了很多突出的,我們身邊的一些戰友們,比如說我原來在黃梅(縣),當時我是在黃梅(縣)小池(鎮)負責抗洪搶險,也是(江西)九江決口的對面,我們主要負責一是堆土流,加高堤壩,完了以后裝石頭給對岸用。當時我們的指導員,包括我們的連長,可以說是身先士卒。我記得在龍感湖分支那個地方,當時我們有一個戰友被水沖跑了,后來被我們一個老班長,那時候叫志愿兵,現在叫士官,被志愿兵一把把他抓到了,抓回來了,完了以后,我們那個戰友還在水里喝了幾口水,就把他提起來了,所以讓我印象很深刻。一是體現出我們平常的訓練是很有素的,反應很快,配合的很默契。第二,反映出我們的戰友情,因為這個老志愿兵抓那個戰友的同時,實際上他也掉到水里面去了,已經掉水里面去了,這個我是印象比較深刻的。

            還有深刻的是,部隊打勝仗,人民是靠山,這個體現得比較充分。我們去了以后,所有的后勤保障物質全部由地方人民群眾,有的是自發的,有的是政府負責保障的,尤其是我們在回來的過程中,從黃梅縣小池鎮,一直到,當時我不記得叫什么路,大概有10公里,全部有老百姓自發的擔著雞蛋還有水果,我們怕打擾老百姓,我們是早上4點鐘出發,他們蒸那個熱饅頭的。我是坐在駕駛室里面帶車,一個老太太攔車,我們當時規定不允許停車,一是怕不安全,再一個是不影響老鄉們的休息,我們正常地沒有停車,老百姓攔,我們要停,窗戶打開跟老鄉打招呼,顯得我們有禮有節,完了以后,一個老鄉,一個老太太把饅頭遞到駕駛室,把我的臉是燙著了,我印象很深刻。這種熱情,的確,包括我們現在上次去監利也是的,我們監利人民,“東方之星”救援完了以后,現在“部隊打勝仗,人民是靠山”體現得很充分。我們也相信,目前有堅強的后盾,我們一定能夠打勝仗。

            主持人:當時應該是災情嚴重,據說舟橋旅還有人犧牲了,當時您是也是現場抗洪對嗎?

            姚學峰:這個犧牲的時候,當時是在(湖北咸寧市嘉魚縣)簰洲灣,我們五營當時是在簰洲灣,決堤的時候,把我們在現場作業的官兵們沖走了,當時犧牲了兩名同志,一個叫楊德文,一個叫葉華林,這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因為我們每年八一的時候,部隊都會組織相關的人員,到現在他們兩人烈士的碑還在簰洲灣,簰洲灣有一個烈士紀念碑,我們每年八一都回去悼念他們。

            主持人:除了像98抗洪以及“東方之星”事件之外,你們還有參與其它的重大任務嗎?

            姚學峰:一個就是2003年巴河特大橋的搶險,這也是震動了全國的,京九鐵路大橋,如果這個橋沖垮了以后,整個京九線路是會癱瘓的,這是比較有名的。然后是1991年的,當時我們整個全旅在新洲、羅田、麻城,這一線,當時我們旅是很多,也是任務完成的很出色,受到上級表彰,受到人民群眾擁護和肯定,這是比較多的。包括2010年在新洲、蔡甸、漢川,當時我們也分了幾個方向,基本上每一年,只要是人民群眾有需要的時候,基本上都可以看到我們的身影。

            主持人:我們知道黃雷連長在舟橋旅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您個人看來,在這么多次搶險救災的時候,您自己的感受,能不能跟大家聊一聊?

            黃雷:我是2001年參軍入伍的,基本上入伍之后,每年一些搶險救災都會參加,每次救災的時候,搶險的時候,都自己有感到,有一種想法,現在這個災區,這個地方就是自己的家,就要以這種心態去參加搶險救災。 再一個自己很大的感悟,說實話我們旅有三種精神,一直指導著我們,無論是怎樣,是執行什么任務也好,作戰也好,還是自己遇到什么困難也好,都是這三種精神來指導著我們前進,就是我們旅的“三鐵”精神。具體就是架鐵橋、練鐵骨、鑄鐵魂,“三鐵”精神。可以說是我們的指導思想吧,一種精神。

            主持人:這兩天湖北省某舟橋旅在長江上進行了一次實兵演練,從我們拍回來的畫面看到,有許多船從四面八方駛來,組成了一座橋。我們想請姚副旅長為我們簡單地介紹一下,舟橋旅究竟是怎樣在水上架起一座橋的?

            姚學峰:在我們架橋之前首先要做的工作,一個是測量河幅,要把江面、河面有多寬要測量河幅。第二要測量流速,因為流速的大小直接決定著我們的裝備能不能克服它。第三個是要測量河底的水質、土質,就是我們的錨能不能抓得住。第四個是要構筑兩岸的棧橋和進出路。這是最基礎的,架橋前需要做的。

            主持人:那還想請問一下姚副旅長,像我們架一座這樣規模的橋,大概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呢?

            姚學峰:通過剛才前面講的,這幾個數據測量了以后,我們要根據數據,來設計我們的橋,是架一個什么樣橋,多少噸位的,什么樣的橋,完了以后把兩岸的進出路和兩岸的棧橋構筑好,這是最基本的。那么需要多少人力和武力,根據我們的浮橋設計多長,比如100米,打個比方,100米需要20人,200米就是40人,依此類推,通過這個來確定我們動用的兵力和裝備。

            主持人:有沒有分什么情況下,我們會架浮橋,什么時候會架門橋嗎?

            姚學峰:如果在戰時我們是根據待渡部隊他們的裝備需求,比如說待渡部隊有多少兵力,多少裝備,通過它的需求來決定是架浮橋還是門橋。在平時的時候,主要是結合人民群眾的需要,根據前面介紹的,有一個任務就是要支援地方的經濟建設,按照習主席指示的,擔負這方面的任務,如果有這方面的需求的話,也是根據地方的需求決定是架浮橋還是門橋,這是根據需求,我們來設計我們的浮橋,設計我們的橋梁、架設橋梁。

            主持人:因為有可能會有許多網友就有疑惑,像我們在水上架好的橋會不會發生位移或者說這個橋上面大概能走什么樣子的車?

            姚學峰:網友們如果有機會通過我們的橋,大家可以正常行駛。因為我們這個橋,尤其是浮橋設計,在通過車輛的時候是不需要減速的,不需要減速正常通過。剛才講的是,會不會位移的問題,我們前面有一個固定裝置,自身先固定,通過它的固定,通過錨彎,繩子把后面的橋拉住,它的力度是很大的,位移不了。同時我們還有偵查小分隊,每時每刻關注著我們的整個橋頭線,如果一旦有什么位移,我們會有我們的應急措施,這會絕對會保證整個浮橋的安全,這個是沒有問題的。可以通過的車輛,可以通輪式的,也可以通過履帶式的,那么輪式的履帶式的,我們這種浮橋有四類型號,根據多大噸位的裝備,我們可以架多少噸的浮橋,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主持人:像您剛才說的輪式的和履帶式的是什么樣的?

            姚學峰:輪式的就是滾子,履帶式的就是那個外面的履帶。

            黃雷:坦克就是履帶式的。

            主持人:坦克可以過嗎?

            姚學峰:剛才講,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擔負作戰任務,我們只能說人民群眾需要的時候可以支援地方,但是我們主要作戰任務是剛才說的,保障作戰部隊,作戰部隊有坦克、裝甲、重型裝備等等很多,這個沒問題。我們主要是保障作戰部隊克服特大江河障礙,主要是這個作用。

            主持人:像我們平常的訓練就是架設浮橋和門橋嗎?日常的訓練具體包含哪些?

            黃磊:平日的訓練就是專業協同訓練以及專業戰術訓練。

            主持人:協同訓練是指的哪些?

            黃雷:專業協同訓練就是一些基本的訓練,比如說門橋結合的時候,怎么去結合,人員之間的協同,單兵之間的協同。包括戰術,戰術訓練就是多個門橋之間怎樣連接配合,這些戰術方面的訓練。

            主持人:當時我們也是聽說,在門橋和門橋之間結合的時候,插栓子的人雖然都是一般的戰士,但是其實也很重要,因為有流速,所以特別困難是嗎?

            黃雷:對,因為在長江上連接的話流速很快,再一個,在長江上一般都會有風,對我們門橋連接都會有一定的影響。再一個就是連接部位,那個鐵耳是很窄的,有單雙鐵耳,雙鐵耳是之間的縫隙,也就是兩厘米左右,單鐵耳也就兩厘米,正好能吻合。就是說指揮員指揮門橋去連接,戰士去插栓釘,不說差一秒鐘吧,差零點幾秒,那個機會可能就錯過了,要求非常高。

            姚學峰:也就是要精、準、快。如果哪一個環節做不到,這個橋就不好連接,就是時間上可能要耽誤一些。對于黃連長說的問題,我要補充一個什么呢?就是剛才你問到的日常訓練,黃連長講的專業協同,實際上我們日常的訓練還有我們常說的共同訓練,就是只要是解放軍,不管是海陸空都要訓練的,投彈、射擊、五公里越野、戰術、戰場自救互救等等,包括我們的“鐵人”、單雙杠、障礙等等,這些是最最基本的,作為一名軍人最基本的素質,只有把這個素質練好了以后,才有一定的體能和體格來進行其它的專業訓練,因為各個部隊不一樣,軍種不一樣,專業不一樣,訓練內容也不一樣。剛才黃連長說我們這里叫專業協同訓練,那么我們其他共同訓練,日常的訓練,剛才我介紹的,包括這些共同訓練,這是所有部隊都有的。

            主持人:在去年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習總書記提出了新一代革命軍人的“四有”標準,我們舟橋旅也融入了日常的部隊建設中,那么陳班長在日常的訓練中,你有什么樣子的體會呢?

            陳真:去年習總書記提出了新一代“四有”革命軍人(的標準),這“四有”標準是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之后旅里很重視,組織了全體官兵學習、領會習主席的講話,我個人體會很深,自己想著怎么去爭做“四有”軍人,在訓練中結合自己平時的訓練來要求。

            主持人:姚副旅長,聽說在最近一場國際比賽中,我們舟橋旅中也有一位戰士獲得了佳績,具體是什么樣子情況呢?

            姚學峰:是這樣的,我們旅按照軍區的統一部署,遴選了一名戰士參加俄羅斯組織的國際軍事比武,主要是參加的是三項比武,其中有一項含金量比較高的,也就是舉重比武,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反饋回來的消息,這個戰士拿到了這個項目的第一名,也就是冠軍,為我們國家,為我們軍隊,為我們旅爭奪了榮譽,也充分展示了我們旅隊的威武之師的良好形象,也真正實現了我們旅隊,按照習主席提出的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四有”革命軍人的培養目標,我們這個戰士做到了,也充分地體現了我們平時的教育和訓練的水平。

            主持人:剛才在演習的現場我們看到,根據省軍區的命令,舟橋旅的旅領導為參與“東方之星”救援立功的戰士頒發了證書,同時還有新黨員的宣誓,對嗎?

            姚學峰:是的,對。因為政治工作是我軍的生命線,也是作戰的保障,我們旅長、政委也是高度重視這項工作,這次開展這個活動,一個是對我們前期在“東方之星”救援的官兵表揚和宣傳,同時也是對所有參戰官兵的宣傳鼓動,進一步激發官兵的參戰熱情,充分地發揮政治工作的參戰功能。

            主持人:習總書記要求我們能打仗、打勝仗,打仗需要什么我們就練什么。那么舟橋旅作為一支特殊的作戰部隊,作為工程兵部隊,該如何落實習總書記的要求呢?

            姚學峰:個人認為,以我們當前部隊訓練大綱為依據,立足于現有的裝備,狠抓實戰化訓練,比如說我們有實彈投擲、實包作業、五十公里的徒步行軍、五公里武裝越野和實彈射擊的聯合作業,以及像我們這一次是沒有通過預演,沒有通過合練,直接一次性把長江架通,這也是首次的,原來沒有的。這也是我們實戰化訓練的一個方面,所以說通過這些實戰化訓練不斷提高我們旅執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能力,能夠隨時聽從黨和人民的召喚,做到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我個人相信,我也相信我們全旅官兵,在我們旅黨委、上級機關的領導下,絕對會把部隊帶出更有戰斗力,絕對能做到習主席講的能打仗、打勝仗。

            主持人:剛才幾位同志從多方面對舟橋旅做了一個精彩的解讀,也相信各位網友對這支政治思想堅定、專業技術精湛、作風紀律嚴明、軍事本領過硬、骨干作用明顯的部隊有了一個新的了解,我們也祝愿舟橋旅發展得更好,在軍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今天的節目就到此結束,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部隊簡介

          舟橋勁旅特種部隊,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大江翻滾卷巨浪,舟橋兵飛水架橋忙。狂風為我擦汗水,暴雨為我洗軍裝。這是一支特殊的部隊,這是一支久經考驗的部隊,駐扎“千湖之省”,威震九曲荊江,是陸軍中的“水軍”,是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國家級應急專業力量。它就是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在1998年那場抗洪中他們戰功赫赫,被中央軍委授予“抗洪搶險模范旅”榮譽稱號。

          圖說“四有”軍人

          更多>>“長江-2015”實兵演練報道集
          長江天塹辟通途—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實戰背景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練側記

          長江天塹辟通途—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實戰背景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練側記

          初秋,煙波浩渺的長江顯得格外靜謐,某舟橋旅“長江—2015”實兵演練悄然擺開戰場。 抵近戰場,近千臺重型裝備、幾千名官兵以新的 《戰備條例》為標準要求,把真打實練貫穿至演練全過程、全要素、全樣式和全戰場環境。走進叢林遮蔽的野戰指揮所,巨大的電子屏顯示著每支部隊向三個渡場開設地域機動的進展,參謀人員對著電腦敲擊著一個又一個指令。【詳細】

          手機微專題

          長江天塹辟通途
          長江2015實兵演練

          掃碼分享給朋友

          8月20日,湖北省軍區某舟橋旅為期3天的“長江——2015”實兵演練圓滿完成。三天里,近千臺重型設備、幾千 名官兵以新的《戰備條例》為標準要求,把真打實練貫穿至演練全過程、全要素、全樣式和全戰場環境。

          社區熱帖

          沖破千層浪 浮橋鎖大江

          沖破千層浪 浮橋鎖大江

          舟橋勁旅特種部隊,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大江翻滾卷巨浪,舟橋兵飛水架橋忙,狂風為我擦汗水,暴雨為我洗軍裝。【查看詳細】

          微博互動

          江苏11选5预测